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0

宗教历史遗迹

gototurkey 2018-12-19 16:01256 人围观

简介 :小圣索菲亚清真寺(Small St.Sofia Mosque )-Ss.瑟古斯和巴楚斯教堂(Ss. Sergius and Bacchus Church) 小圣索菲亚清真寺坐落于艾敏厄努区的堪库塔兰(Cankurtaran)居民区和卡蒂尔(Kadrga)居民区之间,距地中 ...

Ss.

小圣索菲亚清真寺(Small St.Sofia Mosque )-Ss.瑟古斯和巴楚斯教堂(Ss. Sergius and Bacchus Church)

小圣索菲亚清真寺坐落于艾敏厄努区的堪库塔兰(Cankurtaran)居民区和卡蒂尔(Kadrga)居民区之间,距地中海海岸城墙南边的海滩20公里。尽管有些资料认为在小圣索菲亚清真寺附近曾有被称为霍弥达斯宫(Hormidas Palace)的一座楼台和一座已基本上设计好的教堂,是为阿波斯特·佩特斯(Apostle Petrous)和帕夫洛斯(Pavlos)修建的,但尚无关于其确切位置的证据。

小圣索菲亚清真寺,或者按照它先前的名称Ss.瑟古斯(Ss. Sergius)和巴楚斯(Bacchus)教堂建造于527年到536年之间,它是目前伊斯坦布尔最古老但仍在使用的建筑。根据一些资料里的传说(密林根1912)(Millingen),这座建筑物建于阿纳斯塔斯一世时代(1st Anastasyus),当时尤斯提尼奥努斯一世(1st Justiniaunus)和他的叔叔尤斯提努斯一世(1st Justinos)被指控起兵反抗阿纳斯塔斯大帝,而被判处死刑。在行刑前的晚上,阿纳斯塔斯大帝Anastasyus在梦中遇见了圣徒Ss·瑟古斯(Ss. Sergius)和巴楚斯(Bacchus),两位圣人证实尤斯提尼奥努斯一世(1st Justiniaunus)和尤斯提努斯一世(1st(Justinos)无罪。这位被梦感化的皇帝就赦免了他们。当尤斯提尼奥努斯后来成为皇帝以后,他就建造了这座Ss.瑟古斯(Ss. Sergius)和巴楚斯(Bacchus)教堂作为立誓教堂,以表他对这两位圣人的感激之情。

占领伊斯坦布尔之后,这座建筑在后来将近1千年的时间里都用作为教堂。后来在1504年巴耶赛特二世(2nd Bayezid)期间,由卡普·阿格哈(Kapu Agha)即胡瑟音·阿格哈(Hüseyin Agha)改建成为一座清真寺。

建筑描述

该建筑是首都康斯坦提诺普中,中心规划早期拜占庭教堂的典范之一。教堂前厅处于不规则矩形设计的教堂西侧,而半六边形的凹室位于教堂东侧。地处不规则矩形的八角形中心区域,后来增加了一座半圆形的谈话间。通过在中心区域的四个角落增加一些多边形的柱子,并在这些柱子中间再用两根圆柱加固,从而确保了中心区域和凹室之间的结构完整性。在设计上,这座建筑和拉文那(Ravenna )-圣·.维塔勒·阿琛(St. Vitale, Aachen )-爱·立·查贝拉(Aix Le Chapella)和巴斯拉-巴楚斯(Basra – Bacchus)教堂项类似,但在三维空间上却完全不同。

在中心区,共有16座由它角落里的8根粗大的柱子支撑起的圆屋顶。其中有八座是平面的,八座是凹面的。拱形的窗户开向平面屋顶。从中心区通往矩形区域有一条走廊,它上方的形状效仿上层美术馆的外形。在美术馆一层,谈话间的上方装饰有半圆屋顶,这些屋顶用三座拱门支撑着。

据推测,和其他同时期的建筑物一样,它的内墙在建筑阶段曾经装饰有镶嵌图案。但如今没有任何证据这是这一推断。这座建筑的内里涂了一层厚厚的灰泥。该建筑唯一属于拜占庭时代的装饰物是一个用葡萄枝叶形成的楣梁,它位于中心区的美术馆一层,体现出一种纤细的技巧风格。据断言,这座建筑建在一座暴风雨肆虐的区域,它是在偶像崇拜时代建起献给酒神巴库斯(Bakus)的,这就是它的名字“巴楚斯”(Bacchus)的由来。

建筑材料

Ss·瑟古斯(Ss. Sergius)和巴楚斯(Bacchus)教堂的建筑材料是石头、砖块和石膏。除了重新修建的部分,该教堂的北墙、西墙和东墙都是间隔一定距离搭起石头框架,然后中间用砖块垒砌而成的。这些长70厘米宽35厘米高5厘米的砖块用4到5厘米厚的石膏粘合上去。南墙是一座19世纪的建筑结构,它里面是用一些石头和砖块毫无规律地垒起来的。为了加固石头结构中的砖块,使用了各种各样的不同的石灰。这座建筑的第一层使用柱子、带壳的石灰石和4厘米厚的石膏建成,而在美术馆一层使用的则是砖块。同时,砖块还是走廊拱顶、美术馆地板和中心圆屋顶的建筑材料,并且铺筑砖块方式通常是在拱顶中心形成辐射状的节点。

柱子中间的圆柱是用红色和绿色的塞巴庭石建成的,而美术馆里的圆柱顶和楣梁是用地中海大理石建成的。在这座建筑被改建成一座清真寺之后,后来增建的讲道楼座也是用大理石建的。

建筑变革

根据有关资料,该建筑的首次毁坏和首次整修发生在公元9世纪的偶像破坏活动中(穆勒-维纳1977)(Müller - Weiner 1977)。后来在拉丁人入侵后,室内装饰就急需补修了(鲍勒斯1961)(Paolesi 1961)。

1504年,卡普·阿格哈(Kapu Agha)即胡瑟音·阿格哈(Hüseyin Agha)将这座建筑改建成了一座清真寺。而在改建过程中,所有的室内装饰都遭到更换,并且增加了一些清真寺特有的装饰物。这些装饰物包括在室内东南方增加的一座讲坛,在西北方增加的一座祷告画廊,还在室外的西墙前方开辟了一块集会区。此外,在建筑物上开了许许多多不同大小的带有奥斯曼建筑特征的窗户,同时关闭了一些已有的窗户。

在房屋的西南角落有一座独立的宣礼塔,而第一座宣礼塔的特征目前已不得而知。根据一些资料的说法,18世纪新建了一座巴洛克风格的宣礼塔(S·埃伊斯1978)(S. Eyice 1978)。这座巴洛克风格的宣礼塔塔身放在一座八角形的讲坛上,依偎在一些巴洛克风格的拱门侧边,通过一个镯子和一座宣礼平台连接在一起。这座用巴洛克风格的装饰物装饰起来的宣礼平台,它的扶栏是用一些普通的板材制作而成的。1936年,由于一些未知的原因,这座带有古典尖顶的宣礼塔连同讲坛全部被破坏了。这座宣礼塔颓败了许多年,直到1955年才得到重建。

1600年以来,坐落于活跃地震带的伊斯坦布尔城共发生了89次6级以上的地震。因此,可以肯定的是小圣伊勒内清真寺经历了更多的地震(N·卡姆利贝尔,1991)(N. Çamlbel 1991)。据称在胡瑟音-阿格哈(Hüseyin Agha)基地(卡普-阿格哈)(Kapu Agha),在1968年发生的地震中,那里的墙上石膏纷纷脱落,北边和南边的窗户也被震碎了;而在1763年发生的地震中,大部分的建筑物都被毁坏。最终建筑物的重修工作交给了阿赫迈特·阿格哈(S·埃伊斯,1978)(S. Eyice 1978)。

1870年到1871年之间,在这座建筑物和北海城墙之间修筑了一条铁路,这条铁路距离这座建筑物5公里远。这条高出地平线1米的铁路在后来将近50年的时间里,都是该地区唯一的一条交通枢纽。根据有关资料,由于每次火车通过时,南墙上的石块都纷纷脱落,后来在1877年修建了一道新的奥斯曼风格的城墙。在20世纪早期,通过加高3米,这条铁路被改成双轨道。

这座在巴尔干战争中被躲避战乱的百姓用作藏身之所的建筑,在1937年到1955年之间的共和国时期得到两次整修(S·埃伊斯,1978)(S. Eyice 1978)。涂过石膏并用石灰水刷白的建筑前部,在1955年之后得到重修,除了炮塔鼓室之外,所有前面部分的砖块和石块层都清晰可见。

这座如今用作清真寺的建筑,它的东北面和东南面,特别是谈话间有了不少裂缝。这些蜿蜒曲折的裂纹从炮塔开始,缓缓伸向画廊的拱顶,最后一直延展到建筑的外墙。目前,应该开展必要的一些行动来找出这些裂缝产生的原因,从而修补它们。

收藏 邀请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