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0

马尼萨(MANSA)博物馆

gototurkey 2018-12-11 16:05273 人围观

简介 :马尼萨省位于一片自古以来一直称作塞皮路斯(Sypylos)山的山区北麓,人口居住的历史十分悠久,一直延续到了今天。赫默罗斯(Homeros)认为,马尼萨是来自台瑟里亚(Teselia) 的迈格奈茨(Magnets)人建立的,他们 ...

马尼萨(MANSA)博物馆.jpg

马尼萨省位于一片自古以来一直称作塞皮路斯(Sypylos)山的山区北麓,人口居住的历史十分悠久,一直延续到了今天。赫默罗斯(Homeros)认为,马尼萨是来自台瑟里亚(Teselia) 的迈格奈茨(Magnets)人建立的,他们曾经参加过特洛亚(Troia)战争,在公元前6-7世纪的利底亚时期,他们的文化达到鼎盛。马尼萨在古罗马和拜占庭帝国时期也是非常重要的城市之一。1313年萨鲁罕贝(Saruhanbey)建立了萨鲁罕欧古拉里公国(Saruhanoullar),定都马尼萨,奥斯曼帝国时期它被称做“王子之城”。而在共和国时期,它在宗教、文化、建筑风貌上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被土耳其人民建设成为了一座现代化城市。

马尼萨人民十分尊重古代文化遗产,一直从事着收集、保护、鉴定和展览数世纪以来这一地区的种种文物和资料,以向世界展示这里的生活方式、生产力状况、信仰和娱乐方式。人们将在周边地区发现的各种可移动的文化财富集中在马尼萨,于1937年10月29日在穆拉迪耶建筑群的经学院部分建立了博物馆,以对这些历史文化珍宝进行集中的收藏和展览。当时的地方长官穆拉特·吉尔曼(Murat Germen)还出席了博物馆的开幕仪式。

密玛尔·希南经学院(Mimar Sinan's madrasa)的建筑布局,是由带穹顶的走廊与房间共同环绕着一座长方形庭院。由于藏品的日益丰富,原有的建筑规模已经不能满足博物馆的需要,因而1972年人们将建筑中原来的厨房部分改建为历史文物部。它有一根较大的支柱,坐落在经学院东西轴线的一角。

博物馆的历史文物部中收藏的文物,能够非常集中地体现利底亚地区的文化特点和生活方式。这里所有的文物都来自在利底亚地区的古墓葬和许多古城,其中包括:萨尔迪斯的“塞里赫利”、费拉德尔菲亚的“阿拉瑟希尔”、塞拉蒂拉的“阿克希萨尔”、朱利亚-戈尔多斯的“戈尔多斯”、萨伊台的“德米尔西”、阿波龙尼斯的“梅西迪耶-阿克希萨尔”、迈格尼西亚·阿德·塞皮鲁斯的“马尼萨”、斯特拉托尼奇亚-哈德里阿诺波利斯的“西勒迪克-克尔卡伽克”、纳克拉萨的“巴克尔-克尔卡伽克”、阿塔里亚的“塞尔西克利-阿克西萨尔”、戴尔迪斯的“凯默尔-萨里赫利”、塔巴拉的“育尔特巴斯-库拉”、埃格埃的“马尼萨”、克赫拉奇波利斯的“卡格拉炎-戈尔迪斯”和迈欧尼西亚的“门耶-库拉”,等等。

在这些藏品中,能欣赏到该地区从青铜器时期到拜占庭帝国末期的丰富文化遗产。

在厨房的走廊中展示有缘故时代的神像,如丰饶女神克伊伯利(Kybele),以及雅典娜、狄厄尼索斯和赫耳墨斯等雕塑,古罗马时代的雕塑,带有一些肖像特点的半身像等。

在拜占庭时期的文物中,有在萨尔迪斯发掘到的圣母圣婴像、天使加百利和米迦勒的大理石像、在萨尔迪斯的拱形墓中获得的绘有孔雀的壁画、银制的《圣经》匣、各种基督教的圣物和烛台。展览的布局尽量能够体现当时最为优美的文化艺术特点。

博物馆的钱币藏品中包括从古代到奥斯曼时期本地区所铸造的钱币,尤其是在萨尔迪斯发现的许多古币,按时间顺序进行摆放。展览中还有史前、远古、古典时期、古希腊时期、古罗马时期、拜占庭时期的小件物品,包括金王冠、指环、耳环、手镯、银罐和长柄杓、青铜像、象牙发簪等。

博物馆中最大的厅称做萨尔迪斯厅,这里的藏品在土耳其乃至世界的博物馆中都享有一定的知名度。它专门用来收藏从萨尔迪斯所发掘到的物品,这里的发掘工作自1957年开始,到现在仍在进行。在这座厅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在公元前7世纪时盛极一时的利底亚文明,以及从那时起萨尔迪斯到后来的变化。在萨尔迪斯发现了地方神的神像、酒器厨具、庆典用食品的资料、各种珠宝模具、萨尔迪斯地方官邸的陶制地板、公元前6世纪中期与波斯战争中使用的青铜头盔和各种武器。同时,还展出有萨尔迪斯较晚时期犹太会堂中使用的洗礼池和双狮雕塑,按原来的布局进行摆放。

在博物馆的雕塑展厅中,除了犹太会堂的镶嵌工艺外,还可欣赏到阿弗罗蒂特像、少女像、青年运动员像、卓有成就并受市民尊重的男子和女子人像,以及描绘一些神话故事场景的雕塑。

在另一展厅中,展出有公元前25000年生活在该地区的智人的脚印化石。展品中有各种鸟喙口形和三脚形陶罐和青铜器时代墓葬文化中最为优美的雕塑器皿,都是在该地区的史前文化遗址中发现的。还有大理石雕像,反映了这一地区在文明早期的崇拜形式和神的观念。这些物品形成了展品中的重要部分(塞克特尔psykter、阿姆佛拉amphora、奇里克斯kylix和各种青铜武器),代表了米肯(Miken)时代的文化特色。此外还有在克罗左门尼亚(Klozomenai)城等地发现的陶土棺和其它一些小型文物。

在博物馆的室内和庭院中的数量众多的铭文和碑刻藏品,体现了当地考古学家、民众和馆方对于书写形式的文物的重视。另外一个原因可能是当地这类文物资源本身就十分丰富。人们对于在马尼萨及周边地区发掘和研究过程中所获得的各种铭文碑刻进行了研究和保存,并发表了许多相关的研究文章。我们可以从这些文物资料中了解到,利底亚古代时期的文化史和社会经济结构的情况,那些对社会有所贡献的人是如何受到表彰的,朝代更替的情况,古罗马时期标明城市间距离的里程碑,以及古罗马和拜占庭时期的宗教语汇等等。

穆拉迪耶建筑群的经学院被改建成了博物馆的另一个部分,其中展示着当代安那托利亚的土耳其艺术。这里展出的物品包括军队用品、宗教用品和日常生活用品,包括奥斯曼和共和国时期的许多藏品。其中年代最为久远的是两扇橡木门,原属于马尼萨·U清真寺的敏拜楼。木门的特别之处,除了精良的雕刻、象牙镶嵌的装饰和昆德卡里(kündekari,连锁)技术外,还在于上面的一段铭文,其中说明它是达奇·欧格鲁·迈哈穆特(Daki Olu Mehmet)根据“育苏佛格鲁·法奇赫(Yusufolu Fakih)”形式制造的,这也使得这两扇木门具有了历史文献的价值。还有一些十分引人注目的展品,包括16世纪安那托利亚地区达到颠峰的烧釉彩砖艺术,一些打磨过的银链等装饰,17-18世纪的手稿和书写工具。1965年从托普卡皮(Topkap)宫殿博物馆转来的展品也十分丰富,它们提供了许多关于19世纪宫廷生活的资料,其中有薄纱飘带,说明当时任何朝见苏丹的人都不能亲吻他的手和衣襟,而只能亲吻王冠侧面垂下的“冠带”,以及苏丹修面时包裹全身的围裙;金线刺绣的浴巾,用于在朝圣季节前装修葺穆斯林神殿所用金钱的“苏尔里包”等等。此外还有钢丝铠甲、镀金的头盔、护膝、犀牛皮制成的盾牌、弓、护心环、护腕和刻有主人名字的钢剑等。这些都是馆中的珍藏。

除了宫殿中的物品外,还展出有许多宗教用品和武器,以及男性的银制饰物、刺绣手绘的头巾、手织的毛巾和衣物,都极好地体现了土耳其妇女的勤劳和智慧。

塞亚蒂拉(Thyateira)

塞亚蒂拉古城在阿克希萨尔(Akhisar)区的边界上,属于马尼萨省。古城埋藏在现代居住区之下。

在现在的市中心地区,1968-1971年间对称做提皮(Tepe)公墓进行的发掘,发现了一座约建于公元2-4世纪的柱廊,以及一座5-6世纪左右的带拱顶的建筑遗址。这种柱廊是古罗马帝国时期西安那托利亚许多城市中十分常见的建筑样式,带前厅的建筑则被认为是一座长方形会堂,但并不是宗教建筑。

尽管城中最古老的宗教建筑尤鲁(Ulu)清真寺的准确修建日期我们尚不得而知,但它的建筑遗迹表明它曾经是一座异教的神庙,在基督教时期被改建成一座教堂,又在公元15世纪改建成了一座清真寺。

城市的卫城位于小山上,旁边坐落着阿克希萨尔国立医院。

费拉德尔菲亚

马尼萨省的阿克希萨尔区边界上,有很大一部分古代建筑遗址掩埋在现代的居住区下面。

费拉德尔菲亚是泊伽蒙(Pergamon)国王阿塔罗斯·费拉德尔佛斯(Attalos Philadelphos)二世建立的,由于其庙宇数量众多,以及在古罗马时期富于特色的节日庆典,被人们称做“小雅典娜”。它在拜占庭时期仍保持着重要的地位,当时为坚固的城墙所环绕。

在费拉德尔菲亚进行的发掘过程中,发现了古罗马时期的一座剧院和一座神庙。在剧院的遗址中人们清理出了舞台(舞台建筑)的大部分和观众席(就座的部分)的一小部分,使它们得以重见天日。在被认为是修建于公元2世纪的神庙中,人们只发现了建筑基座和一些大理石的楣梁结构得以保存。

这座城市中最为宏伟的纪念碑式建筑是圣·简教堂,但现在仅留存下来三根柱子。这座建于公元6世纪的长方形基督会堂在其后的日子里,曾经经历过修复。

发掘过程中发现的另一座建筑是城市的大门,被称作“东门”,它是拜占庭时期城墙的一部分。它为两座塔楼所保护,其中一座的外形是半圆的,而另一座则是长方形的。这座大门在土耳其入侵时期被关闭,从那时就再未被打开过。

埃格埃(Aigai)

埃格埃古城修建在马尼萨省西部的育恩特(Yunt)山区,位于克瑟勒尔(Köseler)村的边界上,是古代赫罗多托斯(Herodotos)所提到的12座埃欧尔(Aiol)城之一。

根据古代文献记载,这座城市的历史可追溯到很久以前(公元6-7世纪),在古希腊时期成为了一座重要的区域中心。当时修建了许多新建筑,城市的范围也得到了拓展。公元17年的地震对这里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在台比留(Tiberius)皇帝执政时期对它进行了重建。

埃格埃古城遗址所在的地区称作尼姆鲁特卡勒(Nemrutkale)。城墙依地势而建,围绕着城内的三层集市建筑和前面的拱廊,这座建筑的承重墙在东面;议事厅在集市以北;带有阶梯式外墙的露天竞技场位于南面;剧场位于西面;得墨忒耳神庙在剧场以西;北面还有一座围柱式神庙的遗迹。

在城市以东大约6-7公里处,在克卡德勒(Kocadere)的河床上有一座阿波罗神庙的遗址。现在尚未对这里进行发掘工作。

萨尔德斯(Sardes)古城

萨尔德斯古城是古代利底亚王国的都城,公元前6世纪波斯入侵导致利底亚的覆灭后,这里又成为了波斯文明的一个中心。这座城市在古希腊和古罗马时期仍保持着它的重要地位,在拜占庭时期则成为了一座主教级教区。它曾经的重要地位,也使得它古代的名字在今天得以保存,是为萨尔德斯附近的撒尔特镇。

在萨尔德斯进行的考古发掘工作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就开始了,当时是由哈佛大学、康奈尔大学和美国东部科学研究所联手于1958年进行的,并未曾中断。发掘过程中发现了许多属于城市不同时期的重要古代文物和文献。这里曾经是“利底亚时期的黄金精练工场”,在这里开采的黄金构成了古利底亚王国财富的重要部分,这座工场的遗址在1968年的北帕克托罗斯(Paktolos)地区被发现。

“宾提皮”("Bintepe")地区是古代利底亚国王的陵寝所在,还分布着许多其它大大小小的古代墓葬。这些古墓曾经被H拿来与古埃及的金字塔相比,可见在古代它们也是十分著名的。

古城的卫城据守在高耸险要的山上。除了体现着公元前6世纪古利底亚石头建筑工艺水平的城墙之外,这里还有一座堡垒的遗址,属于拜占庭时期。这些发现说明这座卫城在很长的时期内一直被用于抵御入侵和保护城市。

阿特米斯(Arthemis)神庙

这座神庙修建于古希腊时期,它的位置应该属于古凯伯利(Kybele)文化的神圣区域。神庙的建筑是爱奥尼亚式风格,是一座仿双排柱廊式建筑。最初,它曾经是为阿尔西弥斯(Arthemis)修建的,之后神庙的内殿被分为了四个部分,分别供奉着阿尔西弥斯、宙斯·波里欧斯(Zeus Polieus)、古罗马皇帝安东尼努斯·皮尤斯(Antoninus Pius)和他的妻子福斯汀娜的雕像。神庙毁于公元17年的地震,在台比留执政时期得以按原结构重建。公元4世纪时人们在它的东南角上增加了一座礼拜堂。

洗浴-健身建筑

古城中心地带的这座建筑结构属于“帝王式风格”的一种。这种建筑样式的特点在于它的房间和厅都对称地安排在一条笔直的中轴线两侧,在中央以一间房间把两部分连接起来。

健身场(方形庭院)在整座建筑的东面,用于体育锻炼;西面的拱形厅则是用来进行洗浴的。中间带有柱子的两层结构建筑,为从健身场向浴室部分通行提供了一条通道,被称作大理石天井。

人们认为这座建筑修建于公元2世纪中叶,在之后的时代中经历过多次修葺。

犹太会堂

这是一座长方形会堂式建筑,坐落在洗浴-健身建筑中的健身场以南,是于古罗马帝国时期(公元3世纪)被改建成一座犹太会堂的。它的入口是一座带有柱廊的天井。在据信能容纳1000人左右的建筑主体部分和入口处,在地板上都铺有彩釉砖,墙面上则镶嵌着彩色的大理石。

收藏 邀请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